會員登錄 登錄密碼  自動登錄 忘記密碼? 免費注冊 收藏本站 設為首頁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婚戀導讀 > 婚戀寶典 > 暖冬

暖冬

來源:挽月 發布時間:2015-09-05 10:03

稀稀落落的街頭,流竄著稀稀落落的人群,繁忙的腳步讓街道變得越發凌亂,適才想,街道也有煩的時候吧,是否也會抱怨生活的不公呢,走南闖北的人們每天都在為些許的瑣事爭吵不休,大意也不知是為了什么,也許逞能,也許發泄。。。
     幾個漂亮的女孩嘻嘻哈哈的牽手走過街頭,或許曾猜想,那個穿紅色衣服的小姑娘應該有一個愛她的男朋友 ,從她粉紅的臉頰上可以看到些許的嫌疑。那個穿黃色衣服的女孩應該是名幼兒教師,從她圓嘟嘟的臉蛋上可以發覺她的親和力十足。那個穿藍色衣服的女孩一邊走路一邊看書,興許能寫幾個字,總以文學家自居。那個穿紫色衣服的女孩走路總是挺的筆直,稍不注意,總會將她當成便衣警察。還有那個。。那個。。每個人總是在做不一樣的事,體會不一樣的情感。。
    
     我一個路人,站在街頭瞅著眼前的這一切,假裝智者一樣的向路人解說他們想知道的一切,可是總是事與愿違。。真是操心到了頭了,街角處豬肉鋪老夫妻又因瑣事爭吵起來,要說起事情的起因,可是實在是件了不得的事情了,話說那天小黑子家的媳婦穿了件洗了發白的紅色夾襖來到街角豬肉鋪稱豬肉,豬肉王二話沒說拎起大刀劈了兩兩肉給小黑子家的媳婦,小媳婦接過肉,從懷里掏毛票出來,遞給豬肉王,豬肉王接過了,說:“咋全是毛票呢?”小黑子家的媳婦說:“俺男人昨晚輸了,俺這兜里的錢還是俺娘家陪嫁來的呢!不想俺陪嫁的私房錢也被那死鬼給掏走了,只剩下這些毛票堆砌在箱底,這不狗娃這幾天嚷著要吃肉,俺沒轍,只好把壓箱底的子兒都給拿出來了。”豬肉王看著手心里堆砌的毛票,搖了搖被肥肉素裹的腦袋,說:“沒下次了,現在這社會可沒有用毛票結賬的了,這次看在左右鄰居的份上就算了,再有下次我是萬不會收的。”小黑子家的媳婦聽了這話,訕訕的點頭哈腰的走了。將近夜半時分,豬肉王的媳婦兒翠蘭從城里的美容SPA回來,豬肉王看著容光煥發的老婆子,憨憨的笑了,說:“老婆子真是越來越有韻味了。”翠蘭聽了這話心里喜滋滋的,于是捧著肥頭大耳的豬肉王猛親了一大口,紅紅的唇膏在豬肉王的臉上加了好些點綴,遠看像極了豬八戒娶媳婦時的模樣。翠蘭坐在新買的紫金躺椅上聽著豬肉王說著今天市場上的銷售業績,其中說到小黑子媳婦家的這一段時,她暴跳如雷的把豬肉王罵了個狗血噴頭,左鄰右舍聽到聲響趕忙跑來觀戰,豬肉王是一臉的委屈看著自己的老婆子,只見老婆子怒瞪豬肉王,嘴巴不停的數落著豬肉王的不是:“老家伙,你怎就不長點記性呢?如果沒有香芹她爹,你能過上現在這日子么?要是沒有人香芹老爹,你早就變成黃泥巴了。你這個沒良心的死鬼,香芹爹在世時托你照顧香芹的話,你當屁來聽的啊!我告訴你啊,打香芹爹去世我就打算把她當親閨女來對待,你倒好,趁我不在就干出這等事兒。”
     在她氣勢洶洶的當下,大家伙兒都在猜測這豬肉王肯定是不敢回嘴了,沒想到卻聽到一聲頗為震駭的大喊“誰叫她不聽我的話硬是要嫁給小黑子那個王八蛋,早些年的時候就是頭豬,這時倒是變本加厲了,變成一頭狼了,這就是不聽勸的下場,她自己犯的錯誤就得自己解決,我們總不能照顧著她一輩子吧!萬一我們有個好歹,她又該怎么辦?既然她自己要跟他在一起,那么她就得從現在開始習慣自己背后沒靠山的感覺!”翠蘭聽了這話靜默了,旁觀的人靜默了。許久只聽見她說:“晚了,大家伙兒都散了吧!”隨著人群的散去,王后熄了燈,拉著自家老頭上了炕,和上被子睡了。
     初冬的早晨有點冷,小黑子的媳婦香芹很早就出門了,為什么起的這么早,是因為她的男人小黑子昨夜徹夜未歸,她沿著河柳村的村舍挨家挨戶找自己的男人,見著的人都說沒見著,連其中和小黑子廝混最好的劉寡婦也說她男人昨晚在她家輸光了錢就回家了,這會兒應該早到家了。香芹裹了裹自己老爹在世時給她置辦的紅夾襖,至今已經掉了好些顏色,越加發白了。香芹沿著河柳村走回了自己的村莊柳河村,快到家門口的時候看見一大群人圍在自己家門前。王喜婆隔著厚實的人群發現了香芹,大老遠就開始喊:“黑子媳婦,你家小黑子沒氣了,今早被我家死鬼在河邊發現的,給你馱了回來,你看什么時候可以葬下,我家老頭子還有村里的壯丁都樂意幫你一把!”香芹撥開厚實的人群,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面皮發白的小黑子,說了句:“麻煩你們了,謝謝!”說完就回屋里了。屋外的人呆愣了片刻后,在王喜婆的張羅下三下五除二的把小黑子放在事先準備好的草席上一卷,用尼龍繩一套,幾個壯丁抬起就往埋小黑子爹娘的地方走去!王喜婆留了下來隔著門對屋里的香芹喊道:“芹丫頭,你當初是被小黑子給騙了,我早就跟你說過這狗崽子不是好東西,這不這下對應老太婆的話了吧!這便是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下總歸是到了。芹丫頭想開點啊!帶著狗娃再重新找個好人家吧!”屋里久久沒有反應,王喜婆挪了挪僵硬的軀體,重重的嘆了口氣:“哎!天殺的好呀!只是苦了這丫頭了!”
     初冬的晌午出現了零星的陽光,點點的照射在柳河村的大楊柳樹上,映射出這個季節的喜慶!香芹牽著3歲大的狗娃來到埋葬小黑子一家的土丘上點了只香,對著二老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說:老黑叔,俺爹欠您的,俺已經盡數還給你了,你老人家放心俺會把狗娃帶大,教他做個響當當的男子漢。俺要離開這里了,俺要回河水鎮了,想狗娃了可以去那兒看他,他不會忘本的!”等香芹回自己家時,豬肉王和翠蘭嬸已經在房門前挪動了若干個圓圈了,翠蘭嬸看到香芹回來了,兩眼淚汪汪的看著香芹,久久不語,只是抽泣。豬肉王對著香芹笑了。身邊的狗娃看到翠蘭嬸喜滋滋的跑著上前:“奶奶來了,有肉肉吃了。”香芹看了看依靠在翠蘭嬸身上的狗娃,又看了看豬肉王,久久不語,緊咬嘴唇,豆大的淚珠順著臉頰掉落在地。豬肉王看著香芹,頓時疾步上前將香芹樓入懷中,大聲的嚎啕大哭起來:“你這丫頭,怎么這么固執,天大的事情還有你王叔,你硬是自己扛,你以為你是鐵打的啊?不就是情債么?需要你這樣對待自己么?還有你王叔可以給你還,你這傻丫頭,怎么就不向你王叔說呢?非得這樣折騰自己!”翠蘭嬸看了自家老頭如此失態,于是連忙插上話:“老家伙說正事,別扯些有的沒的。”
     初冬的傍晚在河水鎮得上空中呈現出了它最美得那一面,我一個旁觀者,坐在河水鎮的街頭講述著這所有的一切。在這個傍晚,香芹還清了父輩欠下的情債,并在豬肉王的強烈要求下認豬肉王作了爹,翠蘭嬸沒有生養能力,早就想認了香芹,可小丫頭對她說必須得自己還清所有情債才可以接受翠蘭嬸為娘,豬肉王后扭不過小丫頭的請求,硬是眼睜睜的看著小丫頭進了老黑家的門,這事兒豬肉王并不知曉,到最后事情沒辦法隱瞞了,翠蘭嬸才告訴了自家老頭所有的真相!
     記憶隨著翠蘭嬸的眼眸拉開,原來在香芹快要出世的時候,她娘跟她爹鬧了情緒,離開家來到柳河村河畔散心,一不小心滑到了河里,臘里寒冬的天,冷的香芹娘直打寒戰,她拼了命的大喊救命,趕巧兒被正在河邊做事的老黑給救了,老黑不僅救了人,還請來了大夫給香芹她娘檢查,幸虧請的及時,當晚香芹就出世了,后來香芹長大后,她爹娘告訴她一定要記得老黑叔家的恩情。后來因為一場疾病的蔓延,香芹爹娘去世了。而老黑叔也因為疾病逝去,只剩下老黑嬸和小黑子相依為命,小黑子游手好閑,不務正業,為了能讓老黑嬸過得舒心,香芹才嫁了小黑子。老黑嬸本以為自己兒子娶了媳婦后會收斂,沒想到他卻變本加厲,看著兒子的不爭氣,老黑嬸過得生不如死,最后哭瞎了雙眼,不久也逝去了。本以為香芹還完了父輩的恩情,卻不想她的苦日子才剛剛開始……
     初冬的季節偶爾會飄兩片雪花在河水鎮的上空,穿著紫色羽絨服的香芹拉著狗娃在鎮上的游樂場玩耍,偶爾還能聽見狗娃脆脆的笑聲……這個冬季很溫暖!
    上一篇:沒有了
    注冊真實資料 深入人工審核 成為網站會員 分配專業顧問 人工甄選配對 一對一婚戀約見 全程跟蹤服務 會員喜結良緣
     
     
     
    赛马会必爆一肖图 ?